大叔不是魯蛇,是純情少男的中年追尋

文字是一種遊戲。

落筆前細細排列順序,咀嚼音律,光是一段小小的隨記就叫人琢磨憂鬱,更別提翻譯那高深莫測的領域。

你也喜歡這磨人遊戲嗎?

「不允許同一個句子出現重複字,不允許自己跟著所謂文字技藝的流行而動不動就在句子後面加括弧;不只這樣,還要求自己在盡量節制的押韻之外顧及小說的節奏感,至少也要保有一點點文字段落中的音樂性的氛圍。」


為你推薦 王定國。他這麼談自己的書寫,令人拜服的龜毛。

01 某某是一段甜蜜的折磨

王定國的文字魅力,是鼻腔裡的輕微騷動,順著呼吸撩撥一個打不出來的噴嚏。

醫師娘的夢幻形象顯然是柔膠過的記憶反芻,是惶惶成長中的唯一寄託,是照暖寂寞間隙的暗夜星光。
那麼美好的追尋落實在美麗妻子的身上,我能理解他拚了命也無法承認裂痕的存在。
老情人修補了他對愛情的完美想像,對醫師莫名的敵意或許是對妻子外遇對象的轉移。
那封情意羞澀的信,絕對撼動不了老情人空白的記憶,倒是喚回妻子漸行漸遠的柔情。

我特地Google了小指上的戒指,那是終身不嫁(或單身)的宣示。
大叔不是魯蛇,是純情少男的中年追尋。

02 世人皆蠢

男子不眠,抵抗還魂往事。

記憶像睜眼噩夢撕扯生活,他在初戀走鐘的魅惑裡磕破頭,後半生巍顫顫地祈求妻子歸來。

「擦地板的方法其實也是關於往事和記憶的,推出去才會乾淨,拉回來等於又把髒東西帶來了。」

為什麼要離開?潔淨光鑑的地板承不住追問。

大叔純情,大叔少男心,大叔的秘密不能說。
一旦失守,全完了。

03 落英,我要你永遠記得我

故事開頭即以「出事前」挑撥讀者好奇,再一截一截地回放事發經過。不只是倒敘而已,作者相當精準地切換現實與回憶,吊足讀者胃口。

我曾帶國高中生閱讀〈落英〉,除了欣賞細緻文字,也做了一些延伸討論和書寫。

有人說少年PI船上的四隻動物,不是借指其他倖存者,而是獨自漂流的PI其他人格的展現。像是獨自取經的唐三藏,那虛構的三徒都是玄奘的隱藏人格。

當我看到主角用「一個人為了追求理念而竟陷入彷如自我毀滅的境界」來形容車主黃君,這不也是主角的寫照嗎?

假設從頭到尾只有主角自己,駕車墜崖,懸盪在半空中的幻想,那就更令人毛骨悚然了!

主角大半輩子奮力攀爬,那高度正好讓他跌得粉身碎骨。這或許也是主角殉葬愛情、殉葬他徒勞無功的人生的方式。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殘忍。

我想起徐克電影裡,扮演東方不敗的林青霞,將令狐沖推上山崖,飄然墜崖的絕美容顏。她嘴邊還噙著血,眼裡都是笑,她說:「我要你永遠記得我!」

你喜歡這磨人的遊戲嗎?
我很著迷。

記錄時間:2017年10月10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