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是最毒咒

我時常以為自己至少可以陪著夢一段,我支著頭傾聽十足荒謬並偶爾閃現漏洞的故事,任他們枕在我的手臂,偶爾順順他們無人理解的逆毛。誰能篤定我們眼見的一切都是真實呢,或許眼前這人所說的、絕對不可思議的言論,才是充滿洞見的真相,是萬物之間隱而不顯的秘密。這種錯差的感知好幾次使我跌跤,有一次真正釘住了我的心臟。復生之後我終於確認自己並不屬於一生心愛的妖物,只是個微小平凡的人。—情非得體 257

散文作家不容易,拿自己的血暖路人。因此我原諒她鬆散的排版和裝幀,定價盛著一顆血淋淋的心。

對我來說散文比小說難讀,她沒有要妳懂,刺中妳的良言說不定已攪爛她千百遍,她寫的是自我救贖,妳讀的是心有戚戚,在字海洶湧間擊掌然後各自破碎。

為命定之愛感到羞恥、魂縈夢牽又不要他回來的矛盾,在生命中妳無數次背身離去,揪緊領口揣著不能碰觸的痛,愛是最毒咒。

妳看著寫過的心情像夢囈,在標點的縫隙重新被撕裂,地獄不在他方。

時屆白露,一陣秋雨一陣涼
妳是不怕雨的,妳歡欣迎接每次秋意的降落
妳再也不必練習思念一個人

記錄時間:2018年9月10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