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國家劇場現場的四堂英文課

01 天窗 skylight / a play by David Hare

週六晚間的熱門時段,電影廳裡坐不到十個人,觀賞過季的舞台劇現場錄影。
困在落魄公寓裡的恩怨情仇,兩個半鐘頭沒有轉場沒有歌舞,光憑對話擦撞情緒火花,該有多難?

匆促截斷的婚外情,挾著對元配癌逝的愧疚在飄雪的寒夜重燃。兩顆洋蔥在怒斥捶淚中一層又一層剝出真心,舊情難咽,頑韌咀嚼,卻嚼出天差地別的價值觀,嗆辣酸澀的陌生滋味,正是編劇精心包裹在淋漓肉汁下的硬骨頭。

David Hare 寫過時時刻刻、為愛朗讀,描寫角色的深刻、議題的沈重,都是值得細細分析,但我難以看懂的好劇本,更別說天窗指涉的獨特時代背景,遠遠超乎我的視界。他是如何寫出這麼高密度的台詞呢?像是一顆又一顆對向拋擲的炸彈,不碰撞也能迸射出滿室煙火,教觀眾看得肢骸酣暢。

Carey Mulligan 一顰一笑都流露楚楚可憐的姿態,她在大亨小傳裡美得膚淺,在落日車神裡我見猶憐,遠離塵囂裡的形象最接近Kyra這個角色,柔軟中有堅毅,溫和中有聰慧,如一方撕不破的手帕,看似要擰出淚水,卻一再攤平擦去額角的汗。

Bill Nighy 可能是我最愛的英國老男人,我愛他纖細微駝的身姿,性感多變的嗓音和嘴形,甚至是隨著蜷曲尾指而顯得譏誚的手勢。如果是他,我可以。

雖然因捱不住全天班的疲累,前半場睡掉了幾個片段,但是很欣喜被自己低估的聽力,在後半場也很快融入劇情,幾度泛淚。

我非常非常喜歡結尾的安排:一頓美好的早餐。那是Edward唯一能做的,也是Kyra唯一能擁有的。在一夜激情的折損後,還有什麼比一頓美好的,記憶中而今就在眼前的,熱騰騰的早餐,更能撫慰告別往日戀情、迎接艱困未來的心呢?然後天就亮了呀。

02 女王召見 the audience / a play by Peter Morgan

Audience, a formal meeting with an important person.

英國女王跟歷任首相有個不成文的星期二密會,六十年來的政治起伏,十二位首相的冷熱尖緩,女王時尚里程碑般的裝扮姿態,是最養眼的變,也是唯一的不變。

刻意錯接的時序,要觀眾見識女王出神入化的腔調轉換,我聽不出來,但喜歡她的嘴唇,很有戲。

女王和女孩串場的對手戲很精彩,我想說女王沒女兒呀?噢原來她是跟童年的自己對話,金促咪。

咩咩問我看有?我說有啊邱吉爾、柴契爾、黛安娜偷吃我都知,其他歷史事件就GG了,睡掉快一半,全天課後的場子真的好為難人啊~

03 欲望街車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/ a play written by Tennessee Williams

1948年獲得普立茲戲劇獎的劇本,1951年改編電影橫掃奧斯卡主配角除了男主角馬龍白蘭度(光聽到這個名字就暈了),風靡大螢幕和舞台劇數十年,至今仍在英國劇場和百老匯熱演。

我鄉巴佬,腦袋空空的進場。

場景縮編在只有布簾隔間和浴室的小公寓裡,緩慢旋轉的舞台設計有陰謀地讓觀眾不自覺地捲進不暢快的情節。

女主角淋漓盡致的演出讓我在精神充沛的狀態下幾度掩耳想逃——「哩街勒肖查某、肖查某!」我真心想掐死她,手都蜷曲了。電影版的費雯麗神經兮兮有餘,仍不減優雅美麗;劇場版的吉莉安德森是為了感染觀眾,特意琢磨聲線嗎?

高昂沙啞的連珠砲抱怨、鬆垮的尾音裝瘋賣傻,像來自惡夢的歌唱帶著韻律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嚷叫⋯⋯噢乾,她台詞為什麼這麼多!爆棚的負面能量,讓全部的人都不快活。

姊姊布蘭琪的悲慘往事讓我想到派特幸福劇本裡的蒂芬妮,同樣是在重創後用錯誤的方式療傷,但布蘭琪就是不討喜。妹妹史黛拉緊抓著遙遠記憶裡的溫柔美好,但身陷爛泥的布蘭琪無視溫暖的援手,一味要把所有人拖下地獄。

噢她可憐可恨又可悲,我看了只有害怕只想逃。小我精力有限,若遭遇如此強大負能量只想避而遠之,就怕同情讓自己灰飛煙滅。

史上最倒彈女主角,我投布蘭琪一票。
第三堂英文劇場課,睡飽才來,崩潰離場。

04 橋上一瞥/臨橋望景 A view from the bridge / a play by Arthur Miller

開場就是工人擦澡的昏暗情景,擔任說書人的律師先生娓娓破梗:這是個悲慘結局的故事,無法阻止的崩潰命運⋯⋯我無暇細聽,貪婪地舔洗男主角的腹肌oh my god~

Eddie的佔有慾毫不掩飾地在Katherine日益成熟、曼妙的腰臀腿踝間摩娑游移,「他的眼像兩條幽黑的隧道」,姨丈愛上外甥女的戲碼,我真的很難不想到罌粟花裡的艾偉和張庭。

在幾何空間裡遊走,隨著燈光變換,場景角色說了算。不禁想起小說大忌「兩個面貌模糊的人在一個空曠的地方對話」——但劇場卻光靠對白和肢體就能激出張力,結尾讓我揪緊了神經和情緒,太驚人,唯一想在現場觀看的一幕!

四堂劇場英文課終於結束,後面兩場根本無法聽力測驗,口音太含糊,內容也過於複雜,這能完全放棄。

四場戲幾乎都依靠演員撐起一切,刻劃人性之幽微複雜教人嘆為觀止,喜好程度:橋上一瞥>天窗>女王召見>慾望街車

我想我暫時無法再對付如此高密度的演出,太飽了(嗝

記錄時間:2016年11月23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