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布拉斯加

老父親要去內布拉斯加,從蒙大拿出發。用走的。

開車一天也抵達不了的路程,老父親大概是腦袋壞了。

沒人信的百萬獎金領取通知,被摺得爛熟揣在外套內裡,老父親腦袋真的壞了。

小兒子卻收拾了行李,帶老父親出發。歇斯底里的媽媽大叫:你工作怎麼辦?

「我請病假。」「什麼病,腦袋有病是不是!」

有其父必有其子,是這樣的故事嗎?

空間,空間,空間

以地名為題,整部電影,用空間在說故事。

開場,老父親踽踽獨行在公路邊。黑白畫面,他像是失序的歪斜筆畫。

小兒子的第一個鏡頭,推開門,走向了父親。

.

家族聚會的場面像默劇,盯著電視的男人們,心不在焉的聊天,目不轉睛。

只有小兒子的眼珠,循著拋接的聲音轉著。只有他,會傾聽,會觀察。

黑白片,慢節奏。房子都破。

一家四口重返老父親童年住過的廢棄農舍。

攙著他推開門,上樓梯,巡過一間又一間的房,終於走進父親寡言陌生的心。

.

破車、酒吧、鐵軌、紙作的看板、公車站、墓碑、一閃一閃的招牌燈

老父親逐漸失焦的記憶,努力想抓住什麼。

Like Father, like son.

老父親常年酗酒,為了百萬獎金三天兩頭離家出走被警察送回,媽媽和大兒子都受不了,囔著要將他送進老人院。

只有小兒子皺眉勸著。問老父親:那一百萬是假的,要一百萬做什麼呢?

「要買一輛貨車。」你又不能開車。買車也用不著一百萬。

「要買一台壓縮機。」你又不工作了,買壓縮機做什麼?

老父親糊塗了,像孩子一樣鬧牌氣:要你們管,我能自己走去領獎金!

.

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。

小兒子陪著走這一趟不像話的旅程,只是想多一點時間跟老父親相處。

當百萬獎金的想望被外人戳破,淪為笑話。小兒子也不演了:

「你知道我一定會帶你去林肯市。因為我想跟你多相處,而且這樣一來你就會閉嘴。」

「好吧。」老父親低垂著頭,「我不去林肯了,我會閉嘴。」

.

然而第二天,車子沒有回頭,仍然往林肯市前進。

小兒子明知是虛應故事,還是走到終點,陪著老父親證實那張百萬獎金是場騙局。

.

回程,小兒子把車賣了,買了一輛五年如新的貨車,登記在父親名下。

還買了一台用不著的,全新的壓縮機。

失智的老父親,會越來越糊塗。他會忘了那張通知是假的。他會記得自己得了百萬獎金,完成了夢想。

.

是這趟旅途讓生性溫厚的小兒子重新理解父親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老父親想為孩子做的。

「看電影了沒」一直是我的選片資料庫。我不怕爆雷,也不專心。襯著做家事打理衣妝的碎時間,有興趣的便記下,回頭找來看。沒想到訂閱NETFLIX後的第一部片竟是內布拉斯加。是去年的片單了,忘了當時被什麼打動。感謝去年的自己為今晚選片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