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特森

When you’re a child you learn there are three dimensions

Height, width and depth

Like a shoebox

Then later you hear there’s a fourth dimension

Time

a poem from the movie Paterson

It’s a film about a bus driver named Paterson lives in a little town Paterson who loves composing poems.

他溫吞,他規律,他有禮
他從容推轉著方向盤和乘客的日常
他在步行時咀嚼字句
他把靈感寄存在午餐盒裡
他像一種長脖子的草食性動物
他不哭,即使看見筆記本碎成破爛

在笨拙的外表下,懷著一顆細膩的詩心

「派特森」是我看的第一部賈木許作品,第二部是「噬血戀人」。無可救藥的浪漫。

扒皮書

床邊的書全扒了皮,漸漸疊成矮牆,足以擋住咩咩那頭吹來的電風,黏滿繽紛的標籤,讀過就忘。

那年夏天囫圇翻過的故事,全身苔苔地滾進來。複習最後一篇,寫詩的愛情故事,那些詩真鳥,愛情很假,感動也牽強。可是讀者的淚容易,酸了就冒上來。

我應該再往前翻翻。 

記錄時間:2017年5月15日

離開佛羅倫斯的23線公車

跳上進站的公車,離開觀光景區
不再只有精心維護的古建築,也冒出了現代大廈、學校、辦公樓;上下車的不再是手捏地圖頭戴草帽的遊客,而是講電話、滑手機、提超市購物袋、翻閱筆記的當地人

就這樣意識飄忽晃到了終點站
車子熄火,我回神,全車空蕩蕩
我慢條斯理走向司機,沒有要下車的打算

“Where are u going? " 司機指著站點表問
-I go nowhere.
-Where are u going? 我反問
“Back to Firenze."
-When?
“10 minutes later." 司機看了表,謹慎地回答我這個逍查魔

假設這是開場戲,我要讓電影怎麼走?
我想問司機是不是叫派特森,會不會寫詩,讀不讀詩?
還是趁四下無人逼他把車開向遠方,一起亡命天涯?

但我只是甩了下頭髮,丟下一句"Perfect."
然後慢吞吞踱向車廂最後,定在座位上祈禱公車爆炸,再也不用回去

記錄時間:2017年8月27日

在佛羅倫斯發瘋,沒遇見詩人派特森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