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最好的遇見,是鬼滅之刃

故事的開始

那天榮哲老師貼文形容我是女版炎柱,於是嚷嚷著要看鬼滅但一直沒看的我立刻滑開維基百科--

「炎柱死掉了!」

我在7-11叫出來,完全不解. 不解連結性在哪,莫非只是蹭熱度?
提著巨大聖誕襪在瞎買零食的亞亞安慰我:「大家都愛炎柱,他是主角欸!」

但他死掉了!我指著她懷裡的鬼滅點心麵,屁啦,主角是炭治郎。
「喔這是鹽味的,炎柱跟襧豆子人氣王都印在沒人買的辣味,這樣才能刺激銷量。」果然老司機!
隔天我就殺去看電影,總不能死得不明不白。

配樂也太煽情,熱血個鬼!忍住淚把字幕run完,好像參加了炎柱的告別式。
一億冊的銷量不是偶然,回頭掃了漫畫,認真思考這個世界觀:

擊殺總在夜裡
殺鬼的兩個方式:砍頭與日光
是人是鬼,在 死亡/消失 前
都要直面一生最 不堪/柔軟/ 遺憾/ 牽掛

所以鬼是誰?
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也許,鬼在心裡,鬼是我們的陰影。我深信所有虛構都來自真實。

回到炎柱,不論是熱情還是食量,我還真是一點也不像。
可是炎柱演示了一種樣貌,我可以嚮往的方向,那就是:活下來,就有責任,天賦是有責任的。「能者多勞,不能者多爽」的怨念,於是灰飛煙滅。

炎柱教我的事,以此為記。寫給未來覺得苦的自己。
炎之呼吸.Burn the Heart

生命之書

所謂經典,就是能回應不同時代的共同命題。

鬼滅之刃的人物情結揭示了我的眾神廟,在生與死、淚與執念、羈絆與不滅的糾葛裡,一次次帶我觀照內在陰影,探詢超脫的可能。

想想荒謬,但鬼滅之刃確是我的生命之書了,和地海擺在一起。那些年在飢餓遊戲裡迷失的狂熱與追尋,也許能慢慢找到答案。

記錄時間:2020年12月21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