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光:給那年的高三 1

我記得每一堂課的笑聲和眼神,我記得關了燈,只有投影光的教室裡,無形的流。在文字裡,他們書寫嚮往、恐懼、溫柔、自卑和混亂;在文字外,他們敞開脆弱、幽默、迷惑和關懷。

培養淘金的眼光:如何寫評語

每次書寫都是完整的練習,戴上翡翠城的濾鏡,想像自己正在翻閱一部成熟的作品,用欣賞的眼光,如實表達閱讀時的感受、聯想,這樣的參與回饋,無形中也能帶給孩子信心。

寫你原本的樣子

有次功課寫慢了,來不及上作文課,他守在教室門口,等待下課的我問:
「老師你們這次講什麼故事?」從此再沒缺過課。我們跌跌撞撞地走,文章還是不長,錯字也沒少,但是再不用留下來核對。他的故事老師都懂,漸漸的同學也看得懂了。

有些鳥是關不住的,他們的羽翼太耀眼了

瞄一眼點名表,這學生的課程也已到底,寫完這季,就「畢業」了。我有點感傷。每一年,都留下來幾個寶貝,永不長大地活在我的教室裡。手機裡抽屜裡,掃印著厚厚一疊他們寫下的故事,被念舊的老師反覆訴說,直到長出自己的靈魂。

傷心的太極拳

越來越覺得這世界最強大的力量往往是看不見的。比如說孩子讀得出來你在敷衍,比如說孩子知道你真心喜歡。也許未來我會再次研究所謂框架、所謂套路。但現在,我只能教、喜歡教,我所信仰的「這種寫作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