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步教學心得記錄

5/19全國疫情升三級警戒,在休息兩星期之後,我開始了同步教學的進修與實踐之旅。簡單記錄六場實作的亮點與不足,文末有進修資訊。

內布拉斯加

以地名為題,整部電影,用空間在說故事。開場,老父親踽踽獨行在公路邊。黑白畫面,他像是失序的歪斜筆畫。小兒子的第一個鏡頭,推開門,走向了父親。

派特森

假設這是開場戲,我要讓電影怎麼走?我想問司機是不是叫派特森,會不會寫詩,讀不讀詩?還是趁四下無人逼他把車開向遠方,一起亡命天涯?

開頭,是真正的結尾

好看的故事似乎有個潛規則(任何形式,包含小說、漫畫、電影或音樂):開頭就預告了結尾。以紀錄片《中國梵高》、《逆流河》和《看故事,學寫作》為例。

如何陪伴孩子閱讀與書寫

(講座訊息)在教學現場,常常聽到這樣的問題:「孩子喜歡閱讀,卻不知如何將閱讀的養分發揮在寫作上」、「為孩子說故事,卻不知如何在故事裡有更多的提問與討論」。

謝謝你陪伴我一段(作者序)

回顧寫書歷程,簡直是一場「觀落陰」。每一篇都是靈魂出竅。即使全力集中意識,也控制不了故事的走向,只能驅遣所有認得的文字,沿著磨損的軌跡記錄下來。「啊,原來妳是這樣子。」

粉絲專頁的故事:為你說書

我在臉書有一個粉絲專頁:「為你說書」,這一篇要來說說粉絲頁的故事。……如果你填入適當的空白,也許會發現它是一句法文:Cette histoire est la plus belle chose que je puisse t’offrir.

我所理解的一首詩

新詩自由,一入考題,便成了罩門。學生如何理解詩?帶領青少年寫作,尤其是高中生寫作,老師「指導者」的角色漸漸弱了,更像是陪伴的「分享者」。

當時間暫停

「從樹上飄落下來的葉子在空中飄揚,我爬上葉子,開心的踩著葉子,愈爬愈高,走到一半,我突然摔下來,那時我才發現時間又開始了。」透過描繪具體的畫面,來呈現「時間暫停」的瞬間。

如果我是一棵樹,青少年版

青少年的寫作課,總是在「探索自己」。但少年也總是傲嬌,話不能太明,要繞著彎寫河流,寫鏡子,寫最喜歡的字。畫好不要排隊,一個一個到我這邊來,跟老師談心。以樹自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