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影不離:七月與安生

情同姊妹的好友愛上同一男孩,這樣微妙而糾結的劇情讓人想到花與愛麗絲。

也意外在感謝名單中看見岩井俊二。

在花與愛麗絲我看到了青春茫然的追尋和投射,而在七月和安生,我看到命運的共生,更深刻,更痛。

「七月和安生,本來就是一個人。」

不爭氣地先刷了谷阿莫破梗。

故事從網路連載小說開始,作者署名七月,寫的人卻是安生,這是有問題的敘事者。

因此當情節展開,我們聽著七月的聲音緩緩說著誰的感受、誰的真相,都不再是「真的」。

「吃包子」是定位戲,七月吃肉,安生吃皮,這段友誼裡,安生總會讓著七月。

「穿內衣」是定性戲,七月循著社會期待成長,安生任著性子自由。

她們鬧著踩住彼此的影子,此後在分開的日子,再恨,另一禎身影始終陰魂不散。


片頭上了這樣一句話:很多年後,七月對家明說,她和安生之間的友情,是一次被選擇的結果。

誰選擇了誰呢?七月和安生的相遇,完整了對方。

不僅互補了青春時代,後來的人生中,她們也活成對方的樣子。

「我們怎麼會變成這樣?」

女孩的友誼,是世界上最幽深複雜的關係。

比家人坦誠,比愛人親暱,比仇人絕情。

要好時如兩片沾水玻璃難分難捨,決裂時誰都體無完膚。

吵架後用最尖細的針在傷口上繡花,縫補得越用心,血滲得越深。


一路偏著安生的我,看到七月崩潰了乖乖牌形象,跪倒痛哭,不免心疼起來。

誰都不容易。忍著看安生遠走,忍著要家明求婚,忍著待在原地當那顆不變的恆星,不容易。


劇本是改編的,劇中連載的小說內容也是安生改編過的。

更別說七月和安生,甚至家明的記憶,都不會是原原本本的事實。

誰在乎呢?真相一點也不重要。我們只是想要在心碎之後,繼續前行。

「所有的悲傷都能承受,若你把它們放進一個故事,或者說一個關於它們的故事。」——凱倫・白列


(圓潤溫笑的七月,瓜臉挑眼的安生,都說馬思純漂亮,但我一眼就愛上周冬雨單薄的相貌。)

記錄時間:2016年11月28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