抓出心裡的鬼:鬼滅的隱喻力

寫作的基本功之一,是觀察。懂得隱喻之人,不但善於觀察,且能擷取特質加以聯想,賦予觀察對象獨特的意趣。
將動漫裡奇幻的「鬼」,解讀為人內在的陰暗面,也是一種隱喻的詮釋。運用隱喻的方式寫作,召喚特定的聯想或情感,連結作者與讀者,更能引起共鳴。

在寫作《看故事,學寫作:技巧篇》時,我將鬼滅之刃放進故事裡,藉由主角三人的談話,拉出「鬼」的隱喻,進而導入寫作思考。

  「你們有沒有覺得,故事裡的鬼,其實不是鬼,而是一種隱喻?」何潔心眼神恍惚,思考已在另一個層次。
  「什麼隱喻呀?」白奇偉努力要聽懂。
  「每一個鬼都曾經是人,背負著人的痛苦、悲傷、憤怒或者遺憾。他們像執念的化身,需要直擊要害,才能讓執念消逝。
  隱喻?執念?白奇偉摸不著頭腦:「小老師,妳能不能說人話?」
  李宏儒倒是聽懂了:「所以決鬥總在夜晚,對鬼最有利的時間。也就是說,人會遇到鬼,總是在夜晚。」
  鬼從來都是晚上出現,這道理白奇偉當然懂,白了李宏儒一眼:「要不然咧?」
  何潔心分析起「鬼滅」,彷佛進入哲學的思考,也進入了文學性的思考:「鬼是人的陰暗面。當人身陷谷底境遇、被負面能量包圍,或感到絕望的時候,鬼就會現身。
  「點解啊,大佬?」白奇偉被逼急了,可能為了掩飾尷尬,竟然撂出廣東話,求兄弟能支持點翻譯蒟蒻。
  倒是李宏儒不疾不徐,從嘴巴抽出舔乾淨的湯匙,貼上白奇偉寬大的額頭,就像是加持或者師父開釋:
  「這個意思就是:每個人心裡都有鬼。你的心裡也有鬼。」

摘自《看故事,學寫作2:技巧篇》故事9:心裡有鬼)

2021年7月,在馬來西亞.半畝天光的線上寫作課,讓我有機會進一步思考整理,透過「隱喻」的角度,用清晰的脈絡跟青少年聊聊鬼滅。

這場講座是在台灣三級警戒期間,以ZOOM進行的課程。學生在課程中不時丟上令人驚豔又深思的回應,我將之穿插在內文裡。

什麼是鬼

竈門炭治郎說:「鬼是悲傷的生物。」

每一個鬼都曾經是人,背負著人世的痛苦、悲傷、憤怒或遺憾。

若故事裡的鬼都是隱喻,他們想傳達什麼呢?

  • 世界上真的有鬼嗎?
  • 鬼,無處不在。
  • 去接受與聆聽心裡的鬼,鬼不一定是可怕的。
  • 很多鬼在長大就不見了,很多鬼在長大就出現了。
  • 我在想如果鬼被定義為正義,我會害怕嗎?

鬼是執念

鼓之屋響凱,前下弦之六
生前寫作,文章被鄙為垃圾,死後成了無慘的鬼,也因能力不足被奪去下弦六的地位。一再地被羞辱,悲憤到極點的響凱於是乎變成了鬼。

「小鬼……回答我,在下的血鬼術,厲害嗎?」這是響凱在灰飛煙滅之前,最後的淚問。
只有炭治郎在決鬥中仍避開他的手稿,在斷了他的頭顱之後真心肯定他的咒術,響凱的執念終於在認同中得到救贖。

鬼是執念,放下他。

執念,指對某事物的極度執着而產生了過度追求的念頭。你有執念嗎?第一名,要漂亮,得到爸媽的愛、老師的肯定…… 

有學生說,「我的執念是要一支iphone」,我邀請他想一下,他是真的想要iphone,還是想要最新的3C產品,是真的想要最新的3C產品,還是想要在同學面前炫耀,是真的想要在同學面前炫耀,還是想要被看見、想證明自己呢?

  • 累的執念是家人,響鬼的執念是肯定,猗窩座的執念是他和生前女友的約定,黑死牟的執念是超越他弟弟的實力。
  • 無慘的執念只是為了活下去。
  • 鬼滅就是一群瘋子在殺另一群瘋子,然後就全部變成瘋子。
  • 只有心裡有無法放下的執著才會無法砍頭而死。

鬼是恐懼

鬼殺隊霞柱:時透無一郎

「柱的時間跟你們的時間,價值是截然不同的。」為了搶下緣壹零式練劍,無一郎在鍛刀人之村面無表情說出這樣的話。握刀兩個月就成為柱的十四歲天才少年,無一郎的努力與自傲,似乎理所當然,無所畏懼。

直到在無限城之役對戰上弦之壹黑死牟。兩者實力懸殊,無一郎出手就被黑死牟釘上樑柱。那一刻,他的天才已毫無用武之地,倖存的唯一機會是變成鬼

無一郎選擇直面恐懼,失血過多仍想著如何保住不死川的雙手,想著如何突襲黑死牟,不讓重傷成為累贅。浴血奉獻的無一郎終於明白:「我,是為了幸福而生」

鬼是恐懼,面對他。

如果我害怕黑暗,燈光可能就是餵養害怕的「血」,總是開燈睡覺,也只是把害怕養著,鬼一直在。面對鬼,面對恐懼,就是去想,黑暗裡有什麼嗎?我真正害怕的是什麼?從什麼時候開始害怕的?去抓出鬼,看看他。

  • 把鬼化作自己的力量,打破所有的恐懼。
  • 鬼就是恐懼啊。
  • 心裡的鬼是由一個可怕的情景演變而來的。
  • 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。

鬼是守護

錆兔和真菰

炭治郎拜入鱗瀧門下修練,在進行劈開岩石的試煉時一直沒有進展,錆兔和真菰憑空出現,日夜指導炭治郎。

錆兔冷酷如嚴師,可是「在我獲勝之時,錆兔笑了。既像是哭喪又像是欣喜,還帶著些安心的笑臉。我轉過神來,錆兔已經消失了。」嚴格的訓練背後,是堅定的守護。

而真菰總是溫暖打氣:「你做得很好,別忘了剛才的表現。」真心的讚美,成了炭治郎的力量,在每每遭逢強敵,感覺就要撐不住時,跳出來,一次又一次,激勵著他。

鬼是守護,傾聽他。

當你感到沮喪,腦海裡可能浮現好朋友打氣的聲音:「你可以的,加油!」當你生病發燒,裏在被子裡虛弱想哭,耳畔可能響起媽媽的溫聲安慰:「毋甘哦~緊睏緊睏,媽媽惜惜~」

Once you're a parent, you're the ghost of your children's future. --Interstellar

鬼不是一定負面的,鬼可能是守護,來自愛你的人,在你身陷黑夜時,悄悄出現,等待被聆聽。

給青少年的寫作任務

如果鬼是一種隱喻,那麼可以大膽假設: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鬼。

找出你心裡的鬼,看看他帶給你的,是恐懼還是愛,是脆弱還是力量?

抓出心裡的鬼,不必殺掉他,甚至不必對抗他,只要認出他。

  • 就好像小時候做惡夢但是小時候不知道,長大知道就不會怕了。小時候覺得騎摩托車很簡單,長大就知道很難了。
  • 小時候不怕打針,長大了就很怕了。
  • 心裡的鬼也許是親身經歷也可能是杞人憂天。
  • 爸爸媽媽的鬼是老板。
  • 生活費吧。
  • 也可能是孩子。

重看鬼滅,依然熱淚盈眶。

在故事的最開始,當炭治郎奮力抵抗鬼化的妹妹禰豆子,險險招架不住時,他流露的不是害怕、憎惡,而是極力壓抑自己的慌亂和擔心,喊著「你要撐下去,禰豆子!撐下去,你要加油!千萬不能變成鬼,你要振作啊!」

若有一天,我們真的與心裡的鬼正面交鋒,不要害怕,鬼也是我們自己,喚醒他、相信他。黑夜會過去,鬼要不消散,要不就清醒,重新站在陽光下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